无关技术只想尽一点绵薄之力,希望“梅姨”尽早被抓获

bloger 2019-11-19 PM 1554℃ 0条

大家的朋友圈在昨日很可能被一个叫“梅姨”女人刷了屏?我也一样,身为一个孩子的父亲,看到这个歹毒的女人屡屡作案,以及同伙的残忍手段、内心真的感到无比的沉痛,真的希望那些失去孩子的家庭能够早日重聚!在这里我也尽一点绵薄之力,希望被更多人看到,更多人记住这张丑恶的脸,更希望梅姨早日被抓获!

警方公布的“梅姨”画像,请大家记住这张脸!昨日在朋友圈分享的梅姨并不是真的梅姨,请大家不信谣、不传谣

QQ截图20191119171010.jpg

此图为警方根据供述,画出的嫌疑人“梅姨”画像,请以此为准

“梅姨”,祝你早日落网!须知,天网恢恢、疏而不漏!

梅姨,究竟是谁?

“梅姨”,真实姓名不详 曾长期在增城、韶关新丰地区活动 涉嫌多起拐卖案件。

同伙有哪些?

2018 年 12 月,因犯拐卖儿童罪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某平、周某平 2 人死刑,杨某平和刘某洪 2 人无期徒刑,陈某碧有期徒刑 10 年。

张某平曾交代,9 起拐卖儿童案,均通过一名被称为 "梅姨" 的中间人完成交易。与“梅姨”有关的两名被拐儿童,近日被广州增城警方找回!他们同属被“梅姨”拐卖的9名小孩之列。

令人略感欣慰。但遗憾的是,其中1位被找到的小孩,人找到了,家却没了!
其亲生家庭业已家破人亡。亲生父亲,在没日没夜寻找两年多后,身心疲惫、心灰意冷,一次寻找孩子未果,在回程的火车上跳车身亡。孩子的母亲不久也改嫁,只剩下伯父依然在奔波。
这人间世,不胜唏嘘。假如那位父亲,知道孩子今年就能找到,他一定会坚持到底!
而“梅姨”,中国最出名、最恶毒、最令人痛恨的人贩子之一,至今仍逍遥法外。2003年左右,这个面伪善心歹毒的禽兽,开始参与贩卖小孩。据不完全统计,经她手贩卖的小孩多达9名。
现在,找到2名孩子、2个买家,案件进展取得重大进步,更多的线索浮出水面,再加上高科技刑侦技术,相信“梅姨”落网指日可待。
已寻找儿子14年、举债50多万的申军良,听到消息,感觉离失散的儿子又近了一步。
“梅姨”,人面兽心,十恶不赦。希望能赶在天收她之前,接受人民的审判!
“梅姨“的同伙之一,张维平、周荣平,已被判处死刑!

  1. 这世间最大的恶,莫过于人贩子的恶

我们常说“十恶不赦”,但扳着手指头数数“十恶”(反逆、大逆、叛、降、恶逆、不道、不敬、不孝、不义、内乱),我却觉得,没一样比人贩子还罪大恶极。
2018年12月28日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,公开审判一宗拐卖儿童案,判处主犯张维平、周容平死刑。
这群丧尽天良的非人类,犯下了9起拐卖儿童案。它们犯罪的手段,除了主动靠近家属获取信任后,伺机进行诱骗外,甚至还将租房邻居的小孩强行抢走。
遗憾的是,迄今这9名小孩仍下落不明,交易中间人“梅姨”仍未归案。
伤天害理,死有余辜。就连人民日报公号都连发两文,《死刑,都不解恨》《认住她!人贩子“梅姨”还在逃!涉多起拐卖案》,愤懑不平!
为什么说,人贩子是世间最大的恶?
因为它的一宗犯罪,就能瞬间至少杀死三个人(一个小孩、两个父母),刹那彻底击碎一个小康家庭。
我甚至觉得,这比直接杀人更残忍、更遭恨。
网上流传甚广的一段与被抓人贩子的对话,现原文抄录如下:
问:你为什么要贩卖儿童?
答:钱来得快又比较简单。
问:你不知道是犯罪吗?
答:不就是一个小孩吗?他们可以再生呗!
问:你参与过多少次贩卖儿童的犯罪行为?最多一次拐了几个?
答:记不清了,每个月都卖好几个。最多一次好像拐了3-4个,记不清了。
问:被贩卖的儿童的去向?
答:全国各地都有,有专门的人卖的,我就负责拐。上面人不允许我知道孩子下落,说是怕警察查到他们。
问:你的作案手法?
答:哄得听的就骗,太机灵的就抢,不听话的就打晕带走,大人不留神就下手了。
问:你是不是瞄准了一些儿童作案的?
答:看着健康的就留意一下,穿着漂亮的也留意,质量好的才能卖个好钱,就算是有钱人的小孩也卖不了多几个钱。
问:拐卖过程中你是否曾杀害儿童?
答:(沉默了一会,点头)那娃哭声太大,差点把人招来,和我一伙的怕事,就把娃丢河里了。这是他干的,不是我!

看毕,我只想说,如果魔鬼也分级别,人贩子一定是恶魔里的恶魔!

  1. 这世间最大的痛,莫过于子女被拐的痛

一个可爱的小宝贝,一家人的幸福源泉,捧在手心的明珠搁在心尖的肉,忽然就不知所踪,父母的心,该有多痛?
实在不敢想象那种痛,也不忍想象。
佛家里说,人生有十苦:生苦、老苦、病苦、死苦、愁苦、怨苦、苦受苦、忧苦、病恼苦、生死流转苦。但试问,这些苦,又有哪种比子女被拐更苦?
自古以来,说人生三大最不幸:幼年丧父,中年丧偶,老年丧子。但试问,这些不幸,又有哪种比子女被拐更不幸?
生理学上,将疼痛分为十二级,最高的十二级是母亲分娩的痛。但对一个母亲,分娩之痛,比起子女被拐那种秒秒扎心之痛,又算得了什么。
小孩被拐走,原来美满幸福的生活,从此永远埋进暗日,一个完整的家,瞬间遭遇十级地震,彻底崩塌。
残生里,只剩下深深的自责和悔恨,无尽的寻找和等待,一遍一遍的希望失望和绝望,就像粗硬带刺的荆条,一下一下,永不停歇抽打着那具只剩下痛感神经的残躯病体。就像钝刀子在割肉。
“当孩子被拐走的那一刻,就是家破人亡的时候”,说这话的老韩,是四川绵阳人。1987年的一天,他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,一名客人来修表,6岁的儿子在旁边玩耍。表修完一抬头,客人不见了,儿子也不见了。
此后31载,老韩的修表摊从来没挪地,没变过模样。全国各地找不到了,他只有死守等待。他担心,被拐走的儿子回来时,会找不到地方。
这一等,等到岁月枯萎容颜苍老,等到街市巨变几乎没人再来修表,等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。
等待,成了老韩活下去的唯一支撑!

我甚至觉得,这种痛,比被杀死还痛。被杀死好歹还有一个确定结果,被拐走却从此杳无音讯,只剩下无尽的牵挂、担忧和痛楚。
最可怖的是,不少犯罪集团会用尽世间最残忍的罪法,将小孩刻意弄伤致残,然后用这种“畸形儿”,扔在街上当成赚钱的工具,命贱如草芥。
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一位父亲偶尔走在街头,被一个小乞丐死死拽住,孩子流着泪,嘴巴喉咙一张一鼓,却说不出话来。他赶紧仔细一瞧,竟是3年前自己走丢的儿子,耳后根的那颗红痣,他永远都不会记错。
而此刻找到的儿子,舌头被割,手脚全部断裂畸形,脸上身上的皮肤被烫得面目全非。那一刻,他的心比三年前更痛,作孽啊,上辈子到底犯了什么错,这辈子才要遭受这等非人间的折磨。
事实上,被拐卖走的孩子,能完好无损平安长大的,特别罕见。
一想到这,那些父母,痛不欲生,恨得牙咯咯作响。那是心底永远滴着血的伤口,一滴一滴,至死方休。

QQ截图20191119172129.jpg

3.这世间最难走的路,莫过于漫漫寻子的路

世间各种犯罪,被害者绝大多数能被找到,至少,知道一个确切结果。
唯有儿童拐卖,绝大多数找不到,那种煎熬,摧心裂肺,残酷至极。据央广网2013年披露的数据,我国每年失踪儿童找回率尚不尽人意。
国内最大公益网站“宝贝回家”上,40000多个孩子的照片和信息,在那里开启无尽的等待,就像一曲无声的控诉和哭泣。
而11年过去,仅仅2510人幸运被找回,还不到5%。
网站负责人坦言,“按我们现在的寻人速度,再寻100年也寻不完”,而每年又新增多少失踪儿童呢?细思极恐。
都匀的胡先生,寻子18年,在全国四处打工,只要路费一攒够,马上就往下一个地方寻去,即便这只是大海捞针。
贵阳的田女士,寻子途中,结识了无数同病相怜的家长,说:“年年无望年年望,处处无寻处处寻。”
QQ截图20191119172251.jpg
10年了,深圳南山的陈女士,仍旧租住在当年的老房子里,她说,没有睡过一个好觉,每一天心里都在滴血,但还想再等10年,等儿子到了二十几岁,说不定能自己找回来。
QQ截图20191119172320.jpg
1991年,宋先生3岁的儿子被一个黑衣男子强行抱走。寻找15年后,这位精疲力尽严重抑郁的父亲,在大年初三从阳台跳下,留下一张“我只要我儿宋彦智”的纸条。
他的妻子说“他终于用自己的方式,解脱了自己。”
QQ截图20191119172340.jpg
深圳的士司机杨先生,每年的12月18日,雷打不动会将车停到儿子走丢的那条街道,抽一整晚烟,把眼泪流干。
河南的吴先生, 1994年一夜白头,儿子光天化日在家门口被拐。原本身体健壮的他,现在一身是病,双侧股骨头坏死,坐着轮椅,却依旧奔波在寻子路上。
一位父亲,18年间寻子,骑车行程40万公里,骑坏了10辆摩托车。他说:“有一天,我终究会死在路上。”
还有一位86岁的老母亲,每天坐在藤椅上,守候在家门口,痴痴地望着门口的方向,她的儿子被拐走40年了。她眼泪早哭干了“他不回来,我不敢死”。
……
每一个子女被拐的家庭背后,都是一个比悲伤还悲伤的故事。
人世间,没有比这更悲伤的眼泪了。
这是最残酷的绝望,这是最惨绝的人寰。

标签: 梅姨

非特殊说明,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。

评论啦~